冷与邪

冷cp个人产出储存地
站在北极中心呼唤爱

【曦君】未开始的死亡


*君子剑单箭头
*第一人称


———

打雷了。

刺眼的光划破视野内的天空,不消多时,雨就落了下来。不算密集,却是很急,打在身上还有些许疼痛。

情花坳素来幽香浓郁,这时在雨里被压制着,却是淡了不少。我站在一簇花边上,只一低头,眼里就尽是斑斓的情花。

这是我长久以来已经看惯了的景象,但看惯与看厌相差甚远。


姐姐总是向着外边的世界。我见过见过她望着那溪流远处,眼里的光星星点点地亮着,每一点都折射着外边的新奇与辽阔。而我在这片光里动摇了。自我有记忆以来,我便与姐姐一道在谷里修炼,而现在我依旧囿于现状,而姐姐,果然,还是会觉得……外边比较好吧?


这种衍生的情绪很难用言语来概括,有不安,也有困惑,甚至也有不甘心,这些种种中和到一起再去思量,我也还是不懂。


姐姐眼里的光,到底是什么呢?


这个问题,大概会是一切疑惑与苦痛的根源。但显然,我需要去寻找这个答案。


所有的一切之前,我需要对这片光感同身受。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因为没有人能说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你眼前一亮,甚至产生更为深刻的情感来。所以我只是日复一日地流连于情花坳中,不曾枉费修炼。大约,我还是不愿出去的。可我却很想保护姐姐。


然后,一如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不平凡的转折点一样,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。






***
“曦月刀?孤剑?”我迟疑重复着这两个名字。 无剑点了点头,而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。

无剑的要求我与姐姐没有理由拒绝,不如说听说我与姐姐这样心意相通之时,还颇为开心。与此同时——自然而然的——我也很好奇,那两位前辈,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
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。梦里迷雾漫天,视野很暗。我试探性的往前走了几步,手却被刺伤了。

我知道这是情花,所以我还在绝情谷内,因而虽然仍旧处处警惕,但总是有点安心的。

然后我见到了一个影子。


黑色在这暗淡的境地里是看不真切的,但大面积的白色布料还是将那人隐隐约约铺了个影子出来。

那是我没有见过的人,我不敢贸然走近,也不敢贸然后退。我握紧了剑柄,背脊僵硬。

“好嘛,是现在的后辈吧。”颇为爽朗的声音透过浓雾传了过来。而后不过须臾,那人的样子也清楚了不少。大约是因为他走近了许多,且在一个恰巧能看清彼此却又不算太近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
因此我终于得以看清他的模样。我自小在谷中未曾外出,也不甚了解所谓的外貌判别该是何解。因而便是要我描述他的样子,我说不出花儿来。

…总之是一位与这暗沉的夜格格不入的,前辈罢?

前辈…?


我忽然想起白日里无剑说的话。莫非,这便是其中一位么?这样说来…既然是留存于黑夜,那就是,曦月刀?

“…曦月前辈?”我试探性发问。然后不出意料,他应了,并回以颇为赞许的笑容。

这其实是件少见的事。绝情谷中的人大都冷冰冰的不动声色,有我与姐姐那样已是不易,而这样明快的笑意更是不多见了。因而我怔愣了半晌。

而正是这半晌,成了我日后难以逃脱的沉疴的起始。






***
我不知是否是因为驱动过宿灵法阵的缘故,自那天起,我夜夜梦入曦月前辈的所在之地。起初我不安、疑惑,后来便来之安之。


我偶尔会向前辈讨教两招。没有姐姐在,玉女剑法发挥不出什么效力,而没有孤剑,前辈的实力似乎也受了限制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一输再输。我筋疲力竭地拄剑撑在一边,有些费力的调整着呼吸。曦月前辈大笑着靠过来,大约是想伸手拍我的肩。


我下意识一挥拨开了那只手。指尖却又觉疼痛。我想起前辈手肘上绑着的情花,心想大约是这样被划破了手。

前辈那头先是沉默了会儿,然后我才听到他说,“哎,别这么绝情。”


我抬头去看他。因为距离近,看的就很清楚。我看见他微翘的发尾,看见夹杂在白色之中的一抹黄,看见他仍旧带着笑意的眼睛,看见他稍稍扬起的嘴角。


手指上微小的伤口忽然传来急剧的疼痛,带着不容思考不容反抗的攻势,蓦地从痛觉上将我击溃。


我惊呼出声,身子猛然从床上弹起。我急促的喘息着,冷汗也从额边掉落,睁大了眼睛再看之时,眼前却只剩挂下的帘子。

梦…是梦。


我下意识低头去看梦中被划伤的手指,指尖完好无损,却隐隐作痛。我把手指放到唇边,轻轻地含住,吮吸了一下。

而后便是一夜无眠。

这以后,我便再也没有梦到过那片黑夜,也再没梦到过曦月。





***
雷声还在轰鸣作响,而我依旧站在情花坳里,淋着雨。

我怀疑着,并带着些侥幸地怀疑着,或许我明白了姐姐眼中的光究竟为何物。

因为情花毒的疼痛是骗不了人的。正如我现在极力克制着却也还是无能为力一样。

情花开得很灿烂,如同我故意刺破指腹时滴落的血一般。可情花也开得很狼狈,在这大风大雨中被打击的什么都不剩。

其实还应该剩下一些的——那些还未盛开就已被打落在地的花瓣。


还未开始,就已迎来了将死的结局。


我终于往回走,一步一步,忍着手指上的疼痛,一次也没有回头。

————Fin